当前位置: 首页 » 要闻 » 两轮“托管”后 春色倍还人――冠县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调查

两轮“托管”后 春色倍还人――冠县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调查

要闻

  ■ 本报记者 朱海波

  市第十四次党代会指出,作为传统农业大市,聊城90%以上的国土面积是农村,60%以上的户籍人口是农民,天地广阔、大有可为。我们必须以强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描绘好乡村振兴齐鲁样板的聊城画卷。

  辛集镇位于冠县东部,东邻东昌府区,自然景观与历史要素丰沛,古时也被人称为辛龙镇,是光岳楼的设计者陈镛先生故里。全镇幅员面积82.07平方公里,下辖8个行政村,51个自然村,总人口4.9万人,耕地面积8.8万亩。

  2021年6月5日,辛集镇“党建引领、双社联合、壮大村集体经济”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签约仪式举行,在冠县率先点燃了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星星之火。经过去年夏、秋两轮托管,目前,托管服务土地总面积9600余亩,占全县总托管服务土地面积的近1/4,22个村庄的1793户群众当上“甩手掌柜”。

  作为全市开展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较早也较成功的乡镇之一,辛集镇为什么要搞这项工作,在工作开展中遇到了哪些问题、想了哪些办法、创造了哪些经验、有哪些不足,还需要从哪些方面精准发力……对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解剖麻雀”,可为全市提供参考、镜鉴。

两轮“托管”后 春色倍还人――冠县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调查

  冠县辛集镇托管农田鸟瞰图

  落实藏粮于地、藏粮于技战略,亟须闯过土地碎片化、种地老龄化、种植经验化三道关

  兴太集村群众李刘玉的12亩耕地分为4块,面积最大的6亩,最小的不到1亩。他家的情况是全镇农户土地状况的缩影,零散的地块里,大型机械施展不开,只好用成本高的小型机械,机械化尚难推进,农业现代化更是任重道远。这些小而散的土地如“鸡肋”,食之无味、弃之不能。

  62岁的赵庄村群众刘丙元种着10亩地,孩子们常年在外打工,连地块在哪儿都不知道,即便回来,也不懂农活,更不愿下力气,根本指望不上。这次他把土地全部托管出去,自己省心省力,也遂了孩子们的愿。

  辛集镇总人口4.9万,年龄50周岁以上的占42%,60周岁以上的占26%,这些五零后、六零后是种地的主力。日渐老去的主力军种了半辈子地,他们对土地有特殊的感情,但小农思维根深蒂固,遇事找老办法,两眼就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对规模种植、现代农业知之甚少。

  土地碎片化、种地老龄化、种植经验化,如横亘在传统农业和现代农业之间的界河,到了非跨过去不可的时候。

  不同的托管模式和分配模式,最大化地保障农民利益

  土地托管是农户等经营主体在不流转土地经营权的条件下,将农业生产中的耕、种、防、收等全部或部分作业环节委托给农业生产服务公司的经营方式,这种方式能够科学解决谁来种田和怎样种田的问题。

  目前,省供发集团和金丰集团都参与了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两家公司采取不一样的分配模式。“金丰模式”为:毛利润的2%归金丰集团,纯利润的90%归“小社长”、10%归村集体。此种模式下,需要“小社长”垫付较大的资金,故“小社长”风险和压力较大。省供发集团对“网格员”(等同于“小社长”,只是称谓不同,以下统称为“小社长”)采取“工资+奖励”的方式,平时干活有工资,超出合同约定的产量则有不同数额的奖励,收益部分村集体占60%,省供发集团占40%。

  火烧营村和花园村都有种粮大户,借助这一优势,这两个村分别托管土地200亩和400亩,由种粮大户和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公司合作,实现“半托管”。之所以存在不同的托管模式和分配模式,说到底还是因地、因人而异。

  一个“小社长”说,晴天要想着阴天的事,意思是,土地托管服务收益大了,皆大欢喜,但万一赔了怎么办?这一点,镇政府想到了前面。在小麦最低价收购的基础上,该镇推出农业全成本保险,这给“小社长”和群众在一定程度上吃了定心丸。“小社长”的另一个压力是贷款,去年,有一个村,到了签合同的时候,“小社长”感觉几十万的贷款压力太大,便退出了。

  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是个新事物,在推进中遇到的最大阻力是群众的观望心态,一户不参与,相邻的地块就被分开,闫二庄托管服务的土地就分成大小不等的4块。基于此,在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土地上开展耕地、施肥、镇压、播种时,镇政府就召集村党支部书记、“小社长”、群众在田间地头召开现场会,解放思想。

  

两轮“托管”后 春色倍还人――冠县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调查

  4月2日,在冠县辛集镇一农田,无人机驾驶员在操作无人机植保。商景豪 温新宇

  打开传统农业这把生锈的“锁”,实现“小社长”、村集体、托管公司三方共赢

  五岔路村集体经济收入一直处于乡镇下游水平,去年10月,这个村与省供发集团合作,986亩土地实现托管服务,占全村土地的2/3。村民程延祥告诉记者,“以前天天盯在地里,现在走出来了,再也不用面朝黄土背朝天了。”如今,该村近千亩耕地只需3个“小社长”照管,“小社长”一年两次将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费用交给群众。一位乡镇干部说,群众只须知道自已有几亩地并每年享受这些地的收益就行了,至于这些耕地分成几块、面积多大,就不用管了。

  赵庄村农业托管生产服务的面积为875亩。“小社长”刘广利说:“专业的公司就是厉害,大型机械一进地,群众都跑来看,好多人没见过这些‘巨无霸’,施肥时,来回一遭就能完成60米,既均匀又快,群众都叫好。”

  闫二庄是辛集镇最早开展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村,“小社长”赵国英主要干点补地边的事,其他的都是大型机械干,群众说,赵国英一个妇女管近百亩地比他们管10亩地还轻闲。去年秋收,赵国英特意从自家地里和群众地里各掰了两穗大小相等的玉米,刚掰下来时称重,她家的两穗比群众家的各重1.4两,晒干后再称,比群众家的分别重1.2两和1两,托管土地的产量比没托管的每亩能高出150斤。

  去年10月,辛集镇遭遇大范围强降雨,300毫米降雨创下20年的纪录。雨过天晴,群众到地里看庄稼的受灾情况,只见托管服务地块的玉米几无倒伏,而没托管的则东倒西歪,受灾严重。赵国英说,托管服务公司增加了农药飞防,使得玉米免受锈病困扰,增强了抗倒伏能力。

两轮“托管”后 春色倍还人――冠县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调查

  4月2日,技术人员在冠县辛集镇田间地头给农民进行技术指导。商景豪 温新宇

  以统的形式治好散的弊病,从土地托管服务小切口入手,做好乡村全面振兴文章

  乡村全面振兴既包括物的现代化,也包括人的现代化,还包括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的现代化。换言之,乡村振兴,不仅要富口袋,也要富脑袋、壮骨架。有人、有景,有产业、有文韵,也有让人可以记得住的乡愁,这才是我们所要建设的乡村。

  土地托管能带来什么?可从三笔账细细算起。

  先算经济账。经济账可从三个方面算:其一是普通群众,其二是村集体收入,其三是“小社长”。普通群众每亩每年可获得1200元的稳定收入,比现在土地流转的费用可高出200—500元;2021年玉米季,参与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村平均每亩实现集体增收110元,全镇仅土地托管一项单季实现集体增收几十万元;2021年玉米季,“小社长”平均每亩收益285.9元,闫二庄村的180亩托管地块中,“小社长”的收入为5.53万元,岳胡庄128亩托管地块,“小社长”收益5.14万元。

  再算基层组织建设账。长期以来,基层抓党建与抓经济“两张皮”现象突出,基层党建活动流于形式。通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村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把分散到各家各户的资产资源重新组织起来,通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实现了“1+1>2”的规模效益。党组织通过经济合作社这一平台,在抓经济、抓发展、实现共同富裕方面有了具体抓手,老百姓在鼓腰包的实惠中向党组织靠拢,党组织的凝聚力和向心力显著增强。

  还要算农村人才队伍的账。长期以来,农村年轻人外出打工,空心村现象严重。农业生产托管服务证明,一个“小社长”可以管理200亩土地,净收益每亩每年500元,一年实现10万元收入,这一收入可以让留在家的一家老小生活得更好。兴太集村党支部依托坚强的领导班子和厚实的物流园区基础,吸引本村群众加入合作社,部分年轻人正在回流。群众说:“我们的村庄变得越来越有活力了。”

  如何藏粮于地、藏粮于技?如何精耕细作、土地淘金?集体增收从哪里来?基层党组织建设如何破题?新型职业农民如何培养?……应运而生的土地托管服务,以统的形式克服散的问题,让农业成为有面子有里子的职业,让农村成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的地方。

  让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星火燎原,还要再添柴、再出招、再加力

  辛集镇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开展了不到一年,既取得了经济效益,也获得了综合效益;既有眼前利益,也有长远利益;让星星之火燃成燎原之势,还需要再添柴、再出招、再加力。

  还要添思想解放的柴。近一年来,与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同步进行的,是群众的思想解放,从视频学、书本学再到地块学,从大会讲、党课讲再到座谈会讲,从会议室里的争论到田间地头的思考,这一过程从未间断,但目前也是刚刚破题。一位村党支部书记说,群众是不见兔子不撒鹰,他们要看实打实的东西,靠去年一季玉米的收成说服力还不够,只有一季又一季的好收成才能真正让群众跟上来。

  还要出办实事的招。从政府层面看,不仅要有鼓励探索、宽容失败的态度,更要有解决探索中出现问题的决心。比如,要对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公司实施准入措施、制定服务标准,并开展监督;要监管保险公司出台全成本保险核定标准,避免各种推诿扯皮;要制定具体政策,鼓励发展粮食加工、收储企业,鼓励建立服务于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的成体系、规模化的服务队伍,减少外调设备不足、不及时带来的风险。

  还要加承担风险的力。就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公司而言,要有涵养客源的意识,勇于更多地承担风险,只有让参加农业生产托管的农户和“小社长”多受益,才能争取更多的群众。当下的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多依赖于老百姓对村党支部的信任,由村党支部领办的合作社先把土地预支过来,然后与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公司合作。在目前缺乏统一服务标准和兜底保障的情况下,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公司要以合同的形式最大程度地让利于民,农业抗风险能力弱,万一出现自然灾害,靠农户和“小社长”是扛不起来的。

  虽然关山路远,但毫无疑问,农业生产托管服务是促进农业现代化的光明大道。假以时日,我们会越来越清晰地看到,农业生产托管服务如一簇簇火苗,在阡陌大地上点燃起希望的火种,照亮乡村全面振兴的斑斓图景。

【责任编辑:高长娟】

2022-04-07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