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事 » 习省长为我们作省情报告――习近平与大学生朋友们

习省长为我们作省情报告――习近平与大学生朋友们

时事

  2002年4月23日,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来到福州大学,为2000多名大学生作了题为“当前福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国内外形势”的省情报告。习近平同志结合国际国内形势,介绍了福建省经济社会发展情况,阐述了福州“东扩南移”的战略规划,并以一副对联寄语青年学子——“智叟何智只顾眼前捞一把,愚公不愚哪管艰苦移二山”,勉励同学们胸怀大志,建功立业。

  采访对象:许长宾,男,1980年12月生,福建诏安人,福州大学会计专业2000级本科生,现任福州大学土木工程学院党委委员、团委书记。叶增福,男,1982年11月生,福建南安人,福州大学工商管理专业2000级本科生,现任福建厨禾秀餐饮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兼CEO。刘国良,男,1982年6月生,福建莆田人,福州大学会计专业2000级本科生,现任国家烟草专卖局发展计划司副调研员。

  采访组:石新明 吴雪 秦涛 唐敬 石宇飞 沈佳丽

  采访日期:2021年8月26日

  采访地点:全国学校共青团研究中心会议室

  采访组:许长宾、叶增福同志,你们好!2002年4月23日,时任福建省省长习近平来到福州大学,为同学们作了一场题为“当前福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和国内外形势”的省情报告。听说你们在现场聆听了报告,能否分享一下当时的情景?

  许长宾:报告会的地点在福州大学怡山校区的逸夫馆礼堂,主持人是团省委书记雷春美,校长魏可镁院士等校领导出席了报告会,2000多名青年学生在现场聆听了习省长的报告。

  习省长首先问候福大青年学子,肯定福大近年来的发展变化。他说:“我感受到福大青年学子的朝气蓬勃,很是羡慕。”在两个多小时的报告中,他从经济水平、社会发展、市场化程度和现代化进程等方面,介绍了福建经济社会发展情况。他对各项数据了然于胸,怕大学生听得枯燥,还在报告中不时穿插自己的体会。他对同学们说,唯有数据才能反映真实的经济情况。在讲到经济总量时,习省长说,除了北京、上海两个直辖市,福建人均经济总量排在全国第六位,处于良好态势,这是全省人民辛勤努力的结果。当然,各个省份都在你追我赶,也不能骄傲自满、故步自封,要有危机感,保持昂扬斗志。他谈到福州“东扩南移”的战略规划,指出这项规划必须要执行二十年才能显现出成果;加入世贸组织,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是机遇与挑战并存。他分析了国际、国内经济发展形势及对福建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提出了今后的发展思路。

  报告会结束前,习省长特地留出时间与现场大学生互动交流,回答了同学们关心的一些问题。最后,习省长以一副对联寄语青年学子——“智叟何智只顾眼前捞一把,愚公不愚哪管艰苦移二山”,勉励同学们胸怀大志,建功立业。

  叶增福:那场报告可以说是大学时代对我人生影响最深远的一堂思政课,至今记忆犹新。报告会开始前,身材魁梧的习省长面带和蔼的微笑,迈着稳健的步伐走到主席台中央端坐下来。他说,这是团省委给他布置的“作业”,今天是来交“作业”的。幽默的话语引发阵阵的笑声和热烈的掌声。此前在我的印象中,领导干部的形象大多是十分严肃的,甚至还有几分疏离感,而作为一省之长,他竟如此平易近人,当时感到挺意外的。

  习省长介绍,当时福建省GDP规模是4000多亿元,较上一年度增长9%。他直言,由于福建省“八山一水一分田”的地形特点,可利用土地较少;海岸线很长,港口经济潜力巨大,但沿海城市发展不充分,全省东西部发展不平衡,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实力较弱;作为水资源大省,福建的电力供应却不足,且不能申请建设核电站。习省长说:“福建有闽南金三角(厦漳泉)的先发优势,有丰富的爱国爱乡的海内外侨胞资源,还有处在沿海开放地区的区位优势,福建的未来发展是充满希望的。”

  习省长介绍福建的各种数据时,还非常贴心地提醒青年学生“别嫌这些数据枯燥,经济来不得半点儿虚假”。他说,同一篇报告稿,周末还要给省里的老同志们再讲一次,“我这是老少无欺”。台下师生再一次爆发出笑声和掌声。

  采访组:许老师,刚才您谈到在报告会的最后,习近平同志以一副对联“智叟何智只顾眼前捞一把,愚公不愚哪管艰苦移二山”寄语青年学子。请与我们分享一下当时的情景。

  许长宾:报告会临近尾声时,习省长勉励在场的青年学生:“既要目光高远,也要脚踏实地,不要走捷径,要锻造‘日拱一卒,功不唐捐’的韧性,坚定目标走下去。”现在看来,他当时那番饱含深情的话语,恰恰印证了他的为政风格。他后来成为总书记,正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扎实而坚定地带领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实现了全面从严治党、改革强军、脱贫攻坚、经济内外双循环调整等一个个战略目标,从而赢得了全党全军的衷心拥护,赢得了全国人民的真诚爱戴,赢得了广泛的国际赞誉。

  报告会结束时,习省长送给我们一副对联“智叟何智只顾眼前捞一把,愚公不愚哪管艰苦移二山”。后来,这副对联也成为我的座右铭。智叟只顾眼前利益,捞点儿清福享受;愚公其实并不愚,他千辛万苦挖山,全为后代造福。习省长希望广大青年学子立足八闽、胸怀祖国、放眼世界,端正读书学习动机;力戒心浮气躁,着眼长远,珍惜时光,发愤图强;讲求学习的方式方法和思维逻辑,先易后难,持之以恒。

  采访组:习近平同志在报告中谈及福州“东扩南移”的战略规划,请问这些规划如今在福州实现了吗?

  叶增福:习省长说,任何发展都需要立足于本地实际,规划好未来十年、二十年的方向。他介绍说,福州市委书记何立峰正在推进的福州城区“东扩南移”战略,就是他在担任福州市委书记时提出的。福州是三面环山的盆地,地势东南平整,绵延到出海口,所以福州城区发展需要往东南转移,与长乐连成一片,成为一个城市带,届时就能充分发挥大规模城市的经济效应。他明确指出,这一战略必须要执行二十年才能见效。

  二十年来,我常住福州,有幸目睹了福州历任领导“一张蓝图绘到底”的执行力度。今天的福州东部新城已以崭新的现代化都市形象屹立于闽江口,福州主城区与正式划为福州市辖区的长乐已融为一体。闽江两岸华灯璀璨,双塔之间人文荟萃,数字福建硕果累累,这些都印证了习近平同志领导制定的宏伟规划的科学性和前瞻性。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功成不必在我。”我想,正是这样对历史、对人民、对事业的高度责任感和不计较个人荣辱的胸襟,才能让他在作出规划决策的时候,不追求短期目标,而是着眼于有利于地区发展、有利于人民利益、有利于子孙后代。这不正是他“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伟大襟怀的最好写照吗!

  采访组:刘国良同志,您好!听说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间,对福州大学提出了建设“东南强校”的办学目标,亲自推动福州大学城的建设。请您介绍一下这方面的情况。

  刘国良:习近平同志在福建工作期间,对福州大学提出了建设“东南强校”的办学目标,亲自谋划、推动福州大学城的建设。近二十年的时间表明,这是一项非常有前瞻性的决策。

  2003年,福州大学城初建时,我曾作为学生代表到刚刚破土动工的旗山新校区工地参观,并写下《油菜花地里的强校梦》一文,发表在《福州大学报》上。为什么叫“油菜花地”呢?因为当时闽侯上街还是大片的农田,春雨时节道路泥泞,路上不时还能见到鸡鸭牛羊,可以说是一场“南泥湾式”的拓荒建设。2018年,我又根据学校的发展变化写下《致东南强校的时光瓶》一文,向福州大学建校60周年献礼。这时的福州大学新校区已是好山好水好风光,亭台楼阁错落有致,更重要的是人才培养较好地适应了福建新型工业化和数字经济发展的需要。十五年沧桑巨变,我是看在眼里、记在心间,由衷地敬佩习近平同志的远见卓识和战略魄力。

  2002年9月,我十分幸运地在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节目录制现场,聆听了习近平省长关于福建省省情的访谈节目,终生难忘。

  采访组:请您与我们分享一下那次访谈节目录制现场的情景。

  刘国良:2002年9月的一个下午,我在学院门口遇到同班的王玮、郭金豹等同学。他们说,赶紧去借一枚校徽,晚上要去省电视台参加节目录制。在返回宿舍的半道上,我就借到校徽,坐上了开往省电视台的汽车。当天是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中国实录·福建篇》的录制,主持人向我们介绍了录制流程,并带领我们热场。

  过了几分钟,嘉宾出场。直到那时,我们才知道这次要采访的是习近平省长。当时宿舍没有电视,大家关注省里的新闻相对少一些,部分同学对省长也不太熟悉。但我们并没有怯生,因为习省长始终面带微笑,交流时也没有说官话套话,很容易让人听明白。

  主持人以一首闽南歌曲《爱拼才会赢》切入作为开场白。接着,主持人问习省长第一次到福建时的感受。习省长说,他第一次来福建是1985年6月到厦门去上任。那时交通条件比较差,从福州到厦门一路上走了8个小时,现在坐汽车3个小时就到了。

  这时,大屏幕上播出了外景记者在厦门实地拍摄的场景——环岛路的隔离带。记者说道:“这是厦门市环岛路胡里山炮台段,站在这里就可以看到大海了,在这个环岛路上有一个非常特殊的隔离带。通过这个局部,你们可以猜出它是什么吗?”随后画面停留在一个“小符号”上面。主持人给出了三个选择项:A.厦门的门字;B.一个音符;C.一幅图画的局部。

  我迫不及待地举起了手,没想到主持人还真点到了我。我回答说:“这是《鼓浪屿之波》五线谱的一部分。”主持人接着又问了三四位现场观众,得到了其他两个不同的答案。最后,主持人请习省长说出标准答案。习省长说,刚才回答“五线谱”的同志是对的。

  这是全场节目唯一的观众互动环节,借由《鼓浪屿之波》的五线谱,引出了厦门的招商引资政策和营商环境。柯达厦门公司总经理说,厦门吸引外商的不仅仅是美丽的环境,政府在建立外商子女学校、交通、休闲等方面都做得很周到,许多细节体现出精心的服务。

  主持人问:“为什么福建会这么注重细节呢?”

  习省长说:“细节就是落实,很多东西光靠口号,光靠一种虚拟,光靠一种大而化之那是不行的。任何事情都要讲求落实。”

  主持人接着问道:“柯达老板把福建当成自己的第二故乡,福建是靠什么拴住他们的心?”

  习省长说:“从政府的角度来讲,那就是提供尽可能好的服务,要强化政府的服务意识。福建省政府这两年提出要建设有限政府,提供有效服务。有效服务不是说你无所不包、无所不在的,无限的。无限的肯定做不好。有所为,有所不为。把自己定位准确,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政府行为规范是什么?做那些不错位、不越位、不空位的事情,把主要精力放在自己该管好的事情上,把那些自己不该管也管不好的事情还权于社会,还权于企业。在今年的省政府工作报告里,我们又进一步提出来要建立服务型政府。把服务工作做好,就可以赢得大家的心。”

  习省长还深情地谈到了农民增收的问题。他说,我们的干部过去习惯于催耕催种,后来就是忙着研究种什么,怎么种。大家都说我们现在抓产业化,但是产业化的关键是什么?产业化的关键还是市场化,就是东西多了到哪里去,怎么使它适销对路,所以引导工作很重要。政府能做些什么?就是提供一个市场平台。福建省有这么多的品牌,这么多的名优产品,这么多的特色产业,就应该围绕这些建立有形市场、批发市场、批零兼营市场。现在形成了花卉市场、水果市场、水产市场、食用菌市场,还有刚才看到的茶叶市场。售卖难的问题、增收的问题,是下一步解决“三农”问题中最关键的问题。

  习省长又就进出口贸易和人才政策作了讲解。在谈到引进人才政策时,他言辞恳切、襟怀宽广,展现了厚德待人、求贤若渴、敬士如宾的人格力量。最后,节目在《鼓浪屿之波》的钢琴声中结束。节目录制结束后,习省长来到观众席,同大家亲切交谈。

  这次访谈是2002年10月中旬在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播出的,标题是“原福建省省长习近平:引资引才,爱拼才会赢”。节目播出时,习省长已经离开福建赴浙江任职。因为有一个我抢答的镜头,节目播出后,老家很多人都看到了,还打电话来问是不是我。

  采访组:请问聆听习近平同志讲省情,对你们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叶增福:报告会上,习省长严谨的态度深深地感染着我。他没有炫耀成绩,也没有刻意夸大问题,而是从现实出发,鞭辟入里地分析,实事求是地论证,高瞻远瞩地预测。我深刻认识到,在学习和工作中,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深入细致地进行科学调研,从经济数字和社情民意中找寻规律,提炼办法。

  毕业后,我从事的也是与数字有关的市场工作。在巨量的数据中提取对企业发展最有用的信息并向公司提出市场策略建议,是我的核心任务,而习省长的“别嫌这些数据枯燥,经济来不得半点儿虚假”那句话,时刻提醒我在面对这些数字时,要有求是和钻研精神。创业后,我时刻要求团队杜绝似是而非的猜想,一切都要从实际出发,做任何决策都应该从市场数据中找寻依据,挖掘实际需求。

  2013年5月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同各界青年代表座谈时指出:“现在,青春是用来奋斗的;将来,青春是用来回忆的。”如今的我,时常回忆自己的青春,特别是回忆这堂在大学上过的、对我人生影响最深远的一课。习省长的谆谆教诲深深扎根在我的心底,帮助我树立了求实求是的价值观,使我受益终生。

  刘国良:虽然参加节目录制的时间很短暂,但随后的影响却很深远,特别是在我参加实习、工作后,对这次节目录制中习省长分享的关于招商引资、“三农”发展、人才引进等话题也有了更深入的理解,深深感到习省长当年的分享特别实在,真正体现了见人见事见情怀。习省长当时关于“细节就是落实”那番话激励着我不管在什么岗位上都要真抓实干。

  时间流逝,当年参加《中国实录·福建篇》录制的场景却历久弥新。因为工作关系,我走过福建的数十个县市,对习省长当年在福建一心为民的真挚情怀也有了更多的感悟。因为有过一面之缘,每当在电视上看到习总书记,总会感到格外亲切。这些年,我认真阅读了《摆脱贫困》《之江新语》《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习近平在正定》《习近平在厦门》《习近平在福州》《习近平在福建》等书籍,更加坚定了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理论认同和情感认同。

  (若转载此文,请不要删改标题、正文、加插图片,谢谢合作。)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任编辑:庞玉伟】

2022-04-01

搜索